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文学
看哭|看镇巴的媳妇和婆婆是怎么相处的

婆婆视我为闺女,我拿婆婆当亲娘


杜培翠 

窗外雪花飞扬,挨过这个凄凉的冬天,春天就要来了,可是我的妈妈却再也享受不到春天的温暖了。

2017年12月11日,是我们全家悲痛的日子,和我朝昔相处了16年的婆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

婆婆是一个善良贤惠的老人,和我生活的这些年里,真拿我当亲闺女对待。她有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,大儿子和幺儿子都在外地定居,我们是老二,女儿已经出嫁。自我们结婚,她就和我生活在一起了。早年我在镇卫生院工作,老人为我带孩子,总担心孩子晚上吵闹影响我休息,尤其是我下夜班的那天,她总是把孩子抱得远远的,生怕打扰了我睡觉。当我每次下班,总能看见桌子上泡好的茶,而且温度刚好入口,就连面盆里的洗手水也温度合适,餐桌上的菜冒着热气……只可惜,老天爷没有眷顾她,她患有严重的类风湿病,多个关节逐渐变形了,常年治疗,中药西药针灸等等,只要能缓解他的疼痛,有利于她的病情,全国各地只要哪里的药说对她有效,我就会给她拿回来。“是药三分毒”,长期服药导致她胃不好了,因为遗传,她又患上了高血压病,到最后,她每天所有的药加起来,一天要吃10几种。我想这个原因也是后来查出癌症的一个重要方面吧。

婆婆有时焦虑,有时烦躁,有时偷偷的哭泣。我虽然粗心,偶尔也能发现,我总是用各种方法讨她开心。有时会给她说,“妈,好久没有去看舅舅了(她的亲哥哥),我买礼物带您去,好不好?”,她会眉开眼笑跟我一路去舅舅家。有时我会当着她的面给她远在外地的两个儿子打电话,问候他们的工作生活,她感觉我是在关心她最牵挂的人,会将眉头舒展。有时我会买一些日常她可能需要的针线、新衣服或者她爱吃的零食。有时陪她说话,她不停的絮絮叨叨,有些故事我都听了N次了,她不厌其烦的给我讲,我就“专心”的听。每次出差我都会给她买个礼物,她总能看见礼物说我去过哪里,充满无限的回忆。我偶尔也会为她奢侈一次,比如给她买我都不带的金戒指。她开心了,我也安心了。

有人关心我,你的两个老人没有工资,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跟那两个儿子呢?你那日子怎么过哟!我的回答总是轻描淡写:日子总比以前好过多了,日子嘛一天会比一天好的!甚至开导关心我的人:不能只想到是我在养老人,如果专门找个保姆带孩子做饭收拾家务,每个月还要给工资呢,还没有现在做得好!当然我从来没有把老人当保姆。当我每次给她买药花费很多钱时,有人说我好大方,我会说:钱是我和老公的工资,我不买药,她儿子也会给她买,反正花的我的钱,还不如我买回去,她更高兴。

好日子总会不长久,去年八月,老人说睡不着觉,夜里右侧背痛。带她到我所工作的医院检查,却不料,我可亲的婆婆被确诊为胰腺癌。我不相信,抱着一丝希望,找领导找朋友,联系了交大一附院,带着我们医院的检查,但最终交大的教授给我们了肯定的答案,就是胰腺癌晚期!听到这个结果,我把憋了好久的泪水涌了出来,在那个放疗病区我失声痛哭……后来,我们通知了其他兄弟姐妹,经商量以后,回来治疗。接下来住到了我们医院内一科,得到了同事们的细心周到的照顾,五十九天里,我天天满怀感动,主管大夫一天多次的查房,主任请了上级医院老师会诊,护士耐心专业的护理,我成了个生活护理员:天天陪伴到深夜,陪她说话,给她擦洗身子,更换尿布,喂饭喂水喂药,找大夫开各种止痛药。这样子的时间我以为会维持久一些的,哪知道,越是希望太大,越是失望太快,住院59天以后的早上,我们看着心电监护仪的波形慢慢的成了一条直线,她一句话不留的就走了,把无尽的哀思留给了我们。家人请来了穿衣服的师傅,我一直都不肯离开,我要把她全身洗得干干净净的,因为她一生都特别爱讲究。到了陵园,往棺材里面放的时候,我隔着衣服摸着手臂,感觉还是热的,我多么希望她只是睡着了。在下葬的时候,我哭得成了泪人,我唯一想的是,这地下多冷啊,她一直怕冷,怎么受得了哟?

都说人去世以后家人会很害怕,我没有丝毫的胆怯,住在原来她住的屋子里,我总是希望梦里能见到她,但是她从来不出现,或许婆婆在天有灵,知道我拿她当亲娘对待,所以她在尘世再也没有遗憾的了,安心的在天堂享受阳光、雨露。

婆婆,我的亲娘,天堂的路好走,若有来生,我还做你的亲闺女!

主办单位:中共镇巴县纪委、镇巴县监察局 ICP备案号: 陕ICP备11003534号
网站管理:镇巴纪检监察网信息管理中心 [管理员登陆]